公司动态 动态详情

服装产业旧时代注定在科技创新大背景下落幕 疫情“黑天鹅”加速产业转型进程

浏览量:639 发布时间:10个月前

2020年6月9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2019-2020年中国时尚零售企业百强榜”。前十强集中在金银珠宝、运动服装服饰、大众休闲鞋服。森马、太平鸟、雅戈尔、杉杉、江南布衣、乔治白等服装企业上榜。

服装工业是浙江的支柱产业,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吕永桂则长期致力于服装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研究,在受邀参与迈科技的“服装工厂数字化”主题分享时,对浙江服装产业情况如数家珍:

温州服装产业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态势。目前,温州拥有报喜鸟、东蒙、乔治白等男装品牌,美邦、森马等大众休闲品牌,以及巴拉巴拉、棵棵树、红黄蓝等童装品牌。其服装产业主要集中在瓯海、鹿城、苍南、乐清、瑞安。近年,温州服装积极迎合市场作出改变,过去是“中国男装看温州”,现在是“时尚定制看温州”。

湖州织里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童装之都"。据不完全统计,织里的童装企业占当地企业的90%以上,约1.3万家, 年产量高达13亿件,总营收约500亿。织里童装的壮大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从产业链前端的面辅料,到产业链后期的宣传推广,目前已经形成了以织里童装为核心的较为完善的产业集群。但是供应链小而散,多为家庭式作坊生产。小而散企业的管理、数据协同以及供应链交集的协同、质量的协同有时做的不是很好,需要一个全渠道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服装产业看似欣欣向荣,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为731元,同比增长3.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3个百分点;衣着消费支出占人均消费支出的7.1%,比上年同期减少0.32个百分点。同期,居民人均居住、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支出和其他用品和服务消费支出分别增长10.8%、10.9%、9.5%和9.8%,增速均高于衣着消费支出。

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与经济增长基本保持同步,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速明显回落,远远低于与个人发展和享受相关的支出增速,衣着消费支出在人均消费支出的占比也有所下降。港澳地区最大的时装集团之一I.T近日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年度营收77.19亿港元,比上一年下降12.6%,净利润则首次出现高达7.46亿港元的亏损,去年在港澳地区关闭了28间店铺。

I.T集团尚且如此,未及时转型的中小型服装企业除市场萎缩外,还要面对人力成本高、生产效率低、企业管理混乱等多维度问题。

市场萎缩

作为全球最大的服装市场,中国市场今年预计将萎缩15%(相当于600亿美元),且4月和5月民众在服装领域几乎没有报复性支出。同时,众多服装外贸公司的欧美客户普遍暂停或取消订单,服装市场萎缩、销量下滑不可逆转。(摘自奥纬咨询调查结果)

库存问题在市场萎缩的背景显得更为严峻,A股上市公司2016 -2018存货周转天数已达到平均205天 (摘自艾瑞咨询的一项抽样调查)。更权威的数据显示,2018年1至4月,超出我国供给侧工业产成品库存率平均水平的行业中,服装行业排行第7,高于平均值3.1个百分点。

人力成本

许多中小服装企业面临“一工难求”的窘境,熟练工逐渐老去,年轻人因为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等问题不愿踏入服装行业。即使招到工人,也存在技术熟练度不足、员工流动性大等难题。对于招工相对容易的大型企业而言,人口红利减弱、工人薪资上涨、工厂人力成本上升,又压缩了其利润空间。

生产效率较低

国内大部分服装企业存在设备陈旧、加工方式落后的问题,生产效率较低。长此以往,势必影响市场拿单能力和持续竞争力。

企业管理混乱

从接单到出库周期较长,企业往往难以有效地对订单执行状况进行跟踪督查、及时调控。生产过程中,数据采集繁琐复杂。企业如何融汇各生产单元之间的数据流,打破“信息孤岛”彼此割裂的局限和制约,实现集成化统一调度管理,已成为加工方式转型升级绕不过去的一道沟堑。

实际的困难与痛点不止于此,但仅上述4方面,就足以让大多数服装工厂感受到运营和发展的极大阻力。

“服装智造”提供解题思路

新冠疫情对时尚零售企业的线下门店经营造成了重大冲击。据百强调查中关于“2020年的经营发展计划”抽样调研统计结果显示,24家有效样本企业都将在今年加大对数字化创新应用的资金投入,其次为产品开发设计和供应链投入,有半数企业选择在今年加大对线下渠道方面的资金投入。

苗部长曾指出:智能制造将成为制造业变革的重要方向。对服装产业而言,智能制造也许能为其带来新希望。

何为“服装智造”?

“服装智造”即针对服装产业的工厂数字化改造,实现服装业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将原本大批量的生产模式转变成连续的、小批量的、甚至是个性化的、柔性高效的生产模式。

吕教授致力于服装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研究,带领团队研发的“柔智云”系统,融合了当前主流的互联网、物联网架构技术,直接对标阿里云工业互联架构体系,实现了高度的软硬件融合,解决了混流生产问题。

新一代智能吊挂系统为“服装智造”撑腰

由吕教授及其团队自主研发的智能吊挂系统,可使服装企业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传统的单件流手动、自动推框流水线,车间数据传递仍采用纸质统计方式,管理方式相对落后。市面上普通的智能吊挂系统,普遍存在以下3个弱点:

换款效率低:新上款式熟练程度、生产节拍与线上原有已熟练款式生产节拍之间存在显著差异,导致大部分工人换款时存在不同时间等待的问题。

不支持插单:传统吊挂都是先进先出,不支持紧急订单插单。

数据对接困难:架构技术陈旧,与MES系统数据对接困难,这是当前服装智能工厂建设公认的"坑",也是很多服装智能工厂推行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

吕教授团队,基于互联网思维开发了智能工厂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最重要的可级联智能执行单元和数据生产中心,是首个基于B/S架构能跨平台部署吊挂系统。自主开发控制系统电路、底层嵌入式软件、上层吊挂软件,从根本上解决了吊挂系统和MES系统的对接问题。是业界率先支持智能双进站功能的吊挂系统,可大幅度提升吊挂系统生产的灵活性。该系统支持插单、快速返修、分色码存放,还能在批量生产时大幅降低换款等待时间

传统的吊挂还停留在解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阶段,吕教授认为,吊挂可作为云系统后台的一个支撑硬件,其与后台的软件无缝对接后可实现实时优化,帮助企业提升效率。

云系统流程软件

云系统定制生态

巴城某企业曾引进吕教授研发的自动裁床、缝中、缝后一体智能吊挂、智能工位看板,无缝开发全流程软件系统,涵括设计、商务、技术、生产、仓储、物流全过程,建成该地区第一家全流程数字化工厂,从安装到实施完毕持续8个月,实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小单快反、大货生产混流,单件流、捆包流混流,线上工序、线外工序无缝数据对接采集,该企业生产效率提升20%。

目前,相关技术已在全国多家企业落地,并批量出口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若您对服装智造感兴趣,或希望对工厂进行数字化改造,可联系我们为您提供工厂数字化解决方案。

有用(0)
微信客服
迈科技微信号

打开微信
“扫一扫”